“无观众”催生比赛新形态佣兵天下后传再创世

(东京奥运)“无观众”催生比赛新形态东京 题:“无观众”催生比赛新形态记者 张素“异例”,对于21日在福岛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女子垒球比赛,日本广播协会(NHK)用了这个词,相当于中文的“破例”“没有先例”等,原因系比赛现场没有观众。报道称,比赛在两队选手的喝彩声中进行。7月8日,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方面达成协议,东京地区以及周边千叶、埼玉和神奈川三县所有场地的比赛都将闭门举行。仅隔两天,东京奥组委又宣布在福岛举行的棒球和垒球比赛以及在札幌举行的足球比赛都将禁止观众入内。当地时间7月21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各国运动员在位于东京的有明体操体育馆进行适应场地训练。 记者 富田 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至今,“无观众”办赛并不新鲜。但对于拥有百年历史的奥运会来说还是头一次。不少运动员都表示遗憾。亲历“无观众”比赛以后,“特别遗憾的情绪相当强烈。”日本女垒投手上野由岐子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她还以2018年在日本千叶举办的女子垒球世界锦标赛为例说,来自观众席的呐喊声曾助自己一臂之力,“那份感动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不过,“无观众”似乎并未影响这位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的发挥。当日,日本女垒队以8比1大胜澳大利亚女垒队,上野屡屡投出好球。她对此表示,作为一名球员,在球场拼搏的意志不会因为现场没有观众就有所动摇。当然,运动医学、运动心理学和部分体育社会学研究分析也指出,现场观众的缺位确有可能影响运动员们的发挥,甚至改变比赛结果。当地时间7月21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各国运动员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进行适应场地训练。 记者 富田 摄毫无疑问的是“无观众”催生了比赛新形态。一方面是在场内。运动员在备战或参赛时需调整心态,本届奥运会就已出现选手因“无法接受在没有观众的场地中比赛”而退赛的极端情况。为了“不让运动员感到孤单”,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近日表示,将通过线上直播、录制观众自拍、运动员与家人互动,以及播放往届奥运赛场欢呼声等数字化手段,尽可能减小空场比赛对运动员的影响。事实上,2019—2020赛季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复赛第一阶段时也是以空场方式进行,主办方通过赛场布置、网上直播、球迷互动等形式营造出线上线下“热烈”的观赛氛围。另一方面是在场外。据日本媒体当日在女垒比赛地福岛进行的采访,相当多的受访者都表示当日通过观看直播为选手助威。据悉,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在本届东京奥运会电视转播中采用了多项创新技术,比如在体育馆高处安装摄像机阵列,公共信号将为篮球比赛提供视频回放;又如利用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技术,对运动员实现三维追踪。还有数字化集成网站、东京奥运会球迷区移动应用程序等“新玩法”。一些赞助商对于空场却不买账,已取消或削减与东京奥运会的相关展位和推广活动。对于酒店经营者、场馆周边商家来说,“无观众”更使得本已因疫情受到影响的生意雪上加霜。但据野村综合研究所在今年5月发表的预测,无观众举办奥运会的经济损失与2020财年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相比占比仅约0.02%。有人建言“危”中寻“机”,如观看赛事直播人数增加,势将为线上营销带来增长空间。一些贩卖家电、啤酒等产品的商家积极挖掘“居家观赛”商机,雇佣配送员确保及时宅配。还有民众期待在奥运会结束后再来到场馆,让这些“奥运遗产”充分发挥出价值。(完)

2021-07-22 10:09